延安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锦衣书剑 第五十四章太子府中牡丹花

发布时间:2019-10-12 20:22:34 编辑:笔名

锦衣书剑 第五十四章太子府中牡丹花

夜色越来越暗了,就像是欲要掩盖下人们的滔天罪恶!

太子府后门。

一名穿着有些宽松的夜行衣,全身被笼罩月色下不露出半点容貌的人小心翼翼地走到后门旁站着。

似乎是在等着什么……

“吱啦。”

门被人轻轻推开一条缝,从里面探出一张黑脸皮,那黑脸皮上长着一双扫帚眉,扫帚眉下的的一双小眼睛滴溜溜直转的看着门外。

见门外空无一人,迈起那如同竹竿的长腿如同做贼般从门缝里走出。

“咦~怎么牡丹姑娘没来?”

他用袖子擦了擦从塌鼻子流出的两行鼻涕疑惑地想道

忽然感到背后被人轻轻地拍了下

“阁下可是太子派来接应妾身的?”

他听道这似娇似媚的声音,再闻着从身后传来一股女子特有的提香。

便知这就是自己要等的人——白牡丹。

他转过身对着白牡丹稽首道:“正是,太子府中护卫吴宾见过牡丹姑娘。”

白牡丹看着对方高的如同一条“麻杆”却有着一张稚气未脱的脸庞,不禁好奇问道:“阁下今年几岁了?”

“啊?”

这话题转的太过突愕且无意义,使得吴宾消瘦如排骨的脸上浮现一种莫名其妙的神情。

但也只能老老实实的答道:“我今年十三岁!”

“十三岁?”

白牡丹的眼睛闪过一丝母爱的温柔,看着吴宾的脸上暗自神伤地想道:“我的宾儿今年也应该十三岁了吧!”

“牡丹姑娘?”

吴宾见她神情恍惚,轻声提醒她道

“啊!”

白牡丹冲吴宾歉意一笑道:“不好意思啊,看你长的这么高却才十三岁,便给发愣了!”

吴宾黝黑的脸上挂着体贴的笑容道:“无妨。”

一阵秋风吹过

,白牡丹单薄的身子感受着冷意不禁轻微地抖了抖

吴宾见状忙让开身子纳手在前道:“这秋夜风凉,牡丹姑娘还是快些入府吧,太子马上便要从宫里会来了。”

白牡丹也不谦让,便踩上太子府后门的台阶。

在太子府的一处厢房里,吴宾给白牡丹奉上一杯热茶便拜道:“牡丹姑娘,我就先退下了。”

白牡丹娇媚地对他笑了笑道:“阁下自便,不用管妾身!”

这茶奉上后,白牡丹也无心思喝,任由它在桌上冒着热气。

等到茶凉了,厢房的门被人米,且鲁地推开。

白牡丹见太子脸皮下面的一条条隆起的筋肉不断地抽搐着。

便好奇地问道:“殿下这是怎么了?”

哪知太子却不回话,只如同一只急燥的野狗一般冲到白牡丹身前,

“殿下!”

也不顾她的惊呼就把她一下横抱起来再重重的把她扔在床上

舌头犹如蛇般疯狂地舔着白牡丹的嘴唇,

也不顾她如何的躲闪如何的抗拒就伸手扒着白牡丹衣服。

“殿下不要!呜呜……”

嘴唇被堵住的白牡丹说不出话来

“斯拉”

太子手疯狂地把白牡丹的衣服狠狠地扯开,双眼通红地看着身下的美人,鼻子冒着粗气嘶哑着喉咙说道:

“给我!”

“啪!”

白牡丹伸出玉手狠狠地打在了太子的脸上

太子扌莫着有些发烫的脸庞阴冷地看着身下的白牡丹,

良久,他抬起手也往白牡丹狠狠一巴掌怒道:“怎么,给景王压不给本宫压?”

太子举起手又要打下时,却听白牡丹凄然一笑道:“殿下这是嫌弃妾身了?当初可是殿下亲手把我推给景王的!来啊,打啊,反正妾身也是个风尘女子,没人疼惜!”

太子看着身下那张梨花带雨的绝美容颜,再听她说起往事。

充满色……欲的通红双眼中闪过一丝清明。

举的高高的大手轻轻落下抚,扌莫着白牡丹脸上的五指印歉意的说道:“对不起……疼吗?”

白牡丹欲泣不成声地扭过头不看他。

这世上又有哪个男人受得了这个女人梨花带雨呢?

太子抬起手重重地打在自己的脸上带着悔意说道:“对不起”

再抬起手和另外一只手左右开弓的打在自己的脸上不断地说着:“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

话还没说完,太子的手就被白牡丹握住。

白牡丹看着太子三秒后,噗呲地笑了出来:“殿下这是干什么呢?您乃是潜龙之躯,怎能这样做贱自己呢?”

太子被她一打断,空着的一只手伸出去擦去她脸上残留的泪痕道:“还不是散千钧这个老匹夫死死的就景王中毒一事死死揪着本宫不放,被这老匹夫气死了!”

说着他有些得意说道:“不过这事还真是本宫干的,哈哈!”

待看到白牡丹听得这话眼里生出一抹委屈,他也收起得意之色深情地望着白牡丹道:“只是苦了你了!”

“只要能为殿下的宏图大业出力,妾身有何苦呢?”

听得太子眼里的情丝都快溢出来了看着白牡丹许诺道:“待本宫登上九五位时,定奉你为皇后!”

白牡丹闻言好似欣喜又似感动地道了声:“殿下~”

并用深情的看着太子(别说话,吻我!)

太子再难抑制自己了,头轻轻地低下欲要吻她。

而这一次,白牡丹没有抗拒。

一夜春光无限

只是近黎明

快要黎明的时候,白牡丹简单裹了一件薄衣,轻轻地抬脚迈过太子的身子后再又鬼鬼祟祟的走出门外。

她走至太子府花园的一处有五丈高、树干竟在秋天就结冰的一棵树下。

伸出玉手也不顾泥土潮湿就在那边挖出一个深深的土坑。

再比了个法势,只见从手里忽然生出一个人形木偶。

那木偶上还裹着一件黑红相间、雕着龙的衣袍。

白牡丹食指与中指并拢向下划着,

随着她的动作,人形木偶也不断地落至土坑里。

随着木偶落入土坑,那五丈冰树大放寒光,竟在树周生成了一副小冰雪天地,与这花园的秋意显得格格不入!

白牡丹透过五丈冰树的树叶缝隙间看向天的那轮明月充满希望的喃喃道:“宾儿,娘亲这就来救你了,你在宫里等着娘亲。”

说着白牡丹跪在树下双手合在胸前虔诚祈祷道:“最近皇宫不太平,求老天爷保佑宾儿平平安安的。所有的罪过都算在我头上吧!”

“咦?义父的沁园雪树怎么忽然开了?”

吴宾在自己的房间透过窗户看着后花园的那一阵灵力波动。

便简单的裹了一件里衣便急匆匆地跑到后花园看个究竟。

走到后花园后,看到一个背影急匆匆跑开。

“这是谁?”

吴宾心生疑惑的想道

却也想不出什么所以然来,只把那对小眼睛看向“沁园雪树”的那片冬景。

后花园忽然一阵秋风袭来,吹起无数枯黄的落叶拍打在吴宾的身上。

吴宾感到有些冷了,双手抱在胸前抖着舌头说道:

“风大了,还是回去睡觉吧!”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效果如何
郑州华夏白癜风医院专家号多少钱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治疗效果如何
郑州华夏白癜风医院的专家有哪些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要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