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素女寻仙 第1686章 不敢冒险

发布时间:2019-10-12 18:49:22 编辑:笔名

素女寻仙 第1686章 不敢冒险

给篮甴不蓝亲和氏璧的加更,还是二月份的欠债,泪奔,谢谢亲~

“说起来只要有心,南宫三人的出没很容易打听到的,只要打听什么阶段有十几个修为相近的修士同时失踪,再配合着推算南宫三人的修为,就容易多了,而他们三人出现也有一定痕迹可查,就是从来不在曾经出现过的地方第二次出现。,”

毛吟说着,被浓密毛发包围的眼窝内竟然射出一缕精光出来。

“我们了解了这些,再把他们三人出现过的所在都标注出来,大致觉得南宫三人若是出现,也该在这几十年了,只是今天误打误撞碰上了,并且张老板也好像一时不察,着了他们的道。”

毛吟如此坦诚,张潇晗到不大好意思藏着了,刚要说什么,蓝优却把话接过去:“我们刚刚也说到这,张老板说,她收回的神识内好像多出一个记号。”

毛吟和柳沉言闻言互相看了一眼,眼神越发郑重起来。

“张老板,你确定无法毁掉这个记号?”柳沉言沉不住气般问道。

张潇晗沉思了一下,然后道:“我可不可以先提个问题?”

毛吟楞了一下,柳沉言已经道:“什么?”

“您二位准备做什么?”张潇晗完全还是下界修士的做派,有话不喜欢转弯抹角:“我的意思是,您二位如今看到了南宫三人,准备做什么?”

毛吟和柳沉言闻言,再互相对视了一眼,毛吟道:“我们追踪南宫三人也有千年了,这一次自然容不得他们漏。”说话时络腮胡须掩饰了他的表情,但眼睛里的精光却是掩饰不住的。

“毛道友,可否将前几次南宫三人出现时失踪修士的情况介绍一下?”张潇晗脑袋里好像有些想法朦胧出现,却不是那么确切。

毛吟迟疑了一下,他身边的柳沉言微微一笑:“张老板这是信不过我夫妻二人?”

张潇晗也笑着摇摇头:“柳道友说哪里话,我只是觉得奇怪,他们三人也就是大乘初期修为,可今天挑衅的不仅仅是我一个啊,蓝道友、沐道友还有贤伉俪你们,甚至还有洛阳锦,洛阳锦的身后可是有洛家的,并且还在我神识内种下记号,按照贤伉俪的调查,显然他们打算将我们包括贤伉俪在内都引到荒域的。”

说着张潇晗放慢了语速:“三个大乘初期鬼修,绝对有把握让我们四个大乘初期修士和两名妖修还有洛阳锦和他身后的修士一起失踪,并且不怕因此触怒了洛家。”

她的视线落在毛吟和柳沉言脸上:“我怎么听着,都觉得应该不可能,才想起向贤伉俪打听曾经发生的事情。”

毛吟闻言沉默不语,柳沉言轻轻叹口气:“听闻张老板一心专研炼丹和修炼,从不多参与九域之事,看来耳听总不如眼见。”

这句话落在蓝优和木槿耳里,都不由点点头,他们还是了解张潇晗的,如果不是牵涉到她,她真的不愿意那么多事的。

张潇晗听了苦笑一下,却也没有想到解释。

“其实我们的数量还远远不足。”柳沉言的面色这一刻终于沉下来,“如果张老板愿意配合……”

张潇晗先瞧了一眼蓝优,蓝优一只手摸着下巴,好像在思索着什么,再看木槿,还是那么懒洋洋的。

“抱歉了,”张潇晗心里立刻就有了主意:“我只是一个飞升修士,并且我修为进阶的太快,根基不稳,若是没有完全把握,我是不敢冒险的。”

这话说得,没有半分诚恳在内,实在是当着蓝优和木槿,这胆小如鼠的话就是说不利落。

蓝优不自觉地咳嗽了一下,只觉得张潇晗好像讲了一个很好笑的笑话,她没有完全把握不敢冒险?她一分把握也没有的时候,也不比谁的胆子小。

至于木槿,他自动忽略了张潇晗后边的话,心中盘算什么,就谁也说不好了。

毛吟瞧瞧蓝优,蓝优咳嗽了一声之后就谁也不看,好像事不关己般,再瞧瞧张潇晗,也没有半点被南宫三人盯上该有的惧怕,一时,他也摸不着头脑了。

“张老板误解了,我们并不是要张老板冒险,只要张老板不离开内城,南宫三人也不会拿张老板如何的。”柳沉言解释了一句。

张潇晗却笑着再摇摇头:“柳道友,我说没有把握,我不敢冒险,是因为我毕竟不了解贤伉俪,也不了解南宫三人,所以这个配合才不敢轻易答应

。”

柳沉言真看不明白张潇晗了。

按说介绍到这般程度,张潇晗的神识还被种下了记号,她即便保持着不慌乱,在他们主动伸出援手的时候,也该感激万分的,可是她却全不十分在意的样子,忽然,视线瞧到一言不发的蓝优,柳沉言忽然恍然大悟。

“柳道友不要误会了,我还真没有办法配合,因为留在我神识内的印记,会随时将我引出城。”

柳沉言本来以为张潇晗是胸有成竹才不肯与他们配合的,尤其是蓝优一言不发的样子,可张潇晗后一句话着实让她吃惊,而这后一句话一出,心底多年不解的疑点也茅塞顿开。

“怪不得!”毛吟长叹一声,“我们一直奇怪,怎么每一次都有修士跟出去呢,明知道那三人不好惹,我们还想着怎么劝说张老板能配合着跟着那三人离开,现在看来,张老板要是不清除了神识中的印记,那是不得不离开的了。”

说着毛吟又奇怪地瞧瞧蓝优:“蓝道友,你怎么就一点也不担忧?”

蓝优这才望着毛吟,脸上确实没有半分担心:“本来还有些担忧,我们这几个人怕是不够,有贤伉俪在,就没有什么可担忧的了。”

这话说得同样没有什么诚意。

毛吟却神色一正道:“刚刚张老板询问南宫三人出现后失踪的修士,我们不肯说,就是担忧张老板知道不肯配合,现在却是不得不说了。”

说着向张潇晗拱拱手:“我与蓝道友也是多年相识,蓝道友的朋友,自然也是我夫妻两人的朋友,先前多有得罪,还望海涵。”

马鞍山性病医院费用
邢台妇科医院哪家好
防城港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马鞍山性病医院哪家好
邢台好的妇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