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草舍小說情種玄幻

发布时间:2019-10-12 17:08:20 编辑:笔名

  璧山山脉连绵,山势险峻,诸峰间终年云遮雾绕,亘古苍茫,无数奇崖怪石秀出云海之上,各自独立,遥相对伫,冷傲清绝

  云海之上即是伸手可及的苍穹,如同一块绝大的布幕,泛着蒙蒙灰蓝,自东向西,颜色渐次加深日月各悬于天之一方,金黄喷薄,银白柔和,同时凌驾于云海诸峰之上,其势慑人心魄

  时见数道彩光于云雾间星驰,如踏飒流矢,倏忽千里,才于视野尽头闪现,瞬息已在遥遥另一彼端消逝各种颜色如天女散花般穿插,伴有耀眼荧光,在日月交相辉映之下,瑰丽非常

  却见一紫一黄两道彩光于驰骋中猛然止住,在云海之上闲然伫立,如履平地山崖之间的罡风自万丈底下呼啸而上,吹得二人衣袂翻飞作响,猎猎欲撕,看似随时可随风而逝,然而二人身形稳重,在几可裂帛的罡风之中,亦丝毫不为所动,隐然超俗出尘之态,甚嚣云海之上

  “郁清子,果然是你”黄衣人喜道只见他双目明朗如星,迥然有神,剑眉飞扬入鬓,跳脱的眉眼间,正中印堂处灵气天然呵成,修行之人一望便可知其天生仙才,不可多得此时他正脚踏一桃木剑,剑身尚呈碧绿,显见是随手削成于俗世看来,此人不过二十年纪,但仅凭这手折枝为剑的御剑之术,其修行已达随心所欲之境界况修行之人,本无岁月长短之分

  紫衣郁清子凝目看他一眼,淡然道:“楚灵子,经年一别,已有好几百年了”他眉目细长,不同于黄衣男子,双目中神光内敛,深邃凝重,如此一来,虽则和目修眉,却殊无柔弱之态罡风破云而上,郁清子衣袍于身后飞扬,但一眼看去,竟无法看清他脚底是以何物御风飞驰

  二人相貌差异虽大,但气韵流转间的大开大阖,却是出自同一源的天地至理,已达到的修行境界,看似楚灵子略高一筹,实则各擅胜场,不分高下

  虽然从旧识的语气中听不出一丝欢喜之意,楚灵子亦毫不在意两人在璧山脚下相处四百年有余,对方的脾性早已明了于心,八百年后又岂会介意他呵呵笑了,脚下的碧桃木剑亦轻震数下,有所感应,“怎么样,一别八百年,一切可都安好”

  郁清子负手而立,视线落于云海苍穹之间的空隙,目光迢远,“若非安好,此刻又怎能站在你面前八百年了,想不到,已经有八百年了”他长吁一口气,“你的性格,似乎一点儿也没有改”

  “你不也一样吗”楚灵子嘿然笑道,“八百年前我先你一步踏上云海,居于洛云山顶,你是何时上得来的”

  郁清子道:“在你之后一百年,我才涉足云海之上,住在碧涢山”

  二人身旁时有彩光掠过,原来是各个修行之人,速度虽迅捷无匹,但一眉一目皆清晰如画,其中无一不是钟造化之神奇、聚天地之灵气楚灵子颇有兴致地目视来往诸人,眼中偶尔掠过赞许之意,其故作老成持重之态,极令人好笑却也很是神似郁清子却是淡定如风,旁人在其眼中不过浮云软烟,过不留影

  楚灵子道:“当日你为何不同我一道,而要滞后一百年才上来”四百年前,二人在来璧山途中相遇,共历劫波,携手破关,得登修行之塔,四百年间,终成莫逆,彼此进境一损俱损、一荣俱荣,难分伯仲,然而郁清子竟会晚他一百年,故有此一问

  郁清子看向他,眼神云般舒缓,不着痕迹,“非不欲,不能也”他望向楚灵子身后远方,那里金轮高悬,圣光万丈,却于刚中带柔,热烈奔放而又张弛有度“师尊说我凡心未尽,尘缘未了,便留了我一百年”

  他说得轻描淡写,但楚灵子心中立时有所不满,道:“凡心未尽、尘缘未了,又是这些鬼话白白耽搁一百年的时光,师尊可真迂腐”世人只道人界灵界两重天,却不知这灵界又自分为两重天——云海之上,逍遥自在,挥洒无拘,修心养性;而云海之下,却是半人半鬼的生涯了,除了摒却心海俗事之外,还要时刻经受外界突来的危险,以磨练坚毅的心志一百年,实在是一段不短的时光

  “师尊亦有他的道理,若我心有所漏,稍有差错便会堕入魔道”郁清子神色稍缓,露出笑容,“八百年的修行,难道对你的脾性仍无丝毫作用吗”

  楚灵子不屑地撇撇嘴,哂道:“脾性乃与生俱来的,天性,如何改得了倒是你说的什么魔道不魔道,我就觉得未必,你看这世间万物,”他扬手一挥,落袖处云开雾散,现出底下山川河流、飞禽走兽,再远一些,芸芸众生悉入眼中,“无一不是欲求得一生存于天地间,以我们同魔道中人相比,皆是探窥天地之机以求超脱,不过所走途径不同罢了,依我之见,实是无可厚非”

  高官贵胄,贩夫走卒,世间百态在郁清子眼中遥远如斯,他一眼扫过,抬头看定楚灵子,目光中毫不掩赞许之色:“楚灵子,你之所言我虽不甚了了,但你的眼界,与当日相比,可是高出许多了,这八百年的修行,你是不枉了”

  听出旧识语气中的愉悦之意,楚灵子朗声而笑,低头一踏碧桃木剑,意气飞扬,道:“这些年来,交往者甚众,但谈得来的,不过寥寥”他忽地嘿声冷笑,“若在他人面前,我这话必定会招来一番告诫,千万谨言慎语,不可口出妄言什么的”

  一只手按上他的肩膀,郁清子道:“妄然动气,虽不算大忌,但看来你修的却不是静心的功夫了”

  楚灵子一掌拍落他的手,笑道:“我又不是你,木头人一个,遇到这种事,我不讥讽个够,如何心甘”

  不觉间,日动月移,已沿圆形弧线挪至中天,依然遥相对望,天空之色亦随之缓缓变幻,深浅之色由东向西逐渐渗透

  “对了,你尚未说明白,师尊为何说你尘缘未了”楚灵子问,颇有不解之色郁清子本为大家公子,出身富贵,然一夜间家破人亡,最终连唯一的贴身侍女如意也离他而去,芳魂杳渺,他之于尘世,自此再无牵挂,又何来尘缘未了之说

  郁清子脸色一黯,眼底分明浮起一层悒色,他极目苍穹许久方喟然长叹,幽幽道:“此事说来话长,师尊所指的,是如意”话未说完,眼中荧光闪动,心神顿伤

  楚灵子心中一惊,随即亦为之黯然,低声道:“如意不是早已死了,到现在,受那轮回之苦,只怕已有百世了”

  郁清子默然不语,良久方道:“我倒宁愿如你所言,如意是在受那轮回之苦此地不宜久谈,你若无事,不如随我回碧涢山”他沉目敛眉,语气低迷消沉,四百年间极少见他如此,楚灵子不忍多言,当下点头应允

  二人转头向碧涢山驰去,紫光在先,黄光如影随形如此高速中,云海之下冲上的罡风几近虚无,衣袂猎猎翻飞,紫衣英岸,黄衣灵动楚灵子这时才看清郁清子脚下空无一物,竟是御虚而行,一时既惊且喜

  碧涢山地处璧山群脉中央,临近璧山最高峰圣域绝顶,四周云雾缭绕,时浓时淡,山顶有一天然泉眼,终年泉水不断,源源流下山去,落入万丈凡尘奇崖秀石间绝少树木,偶见几株碧草,其形若兰,其色如潭,其香似莲,正是人间异品——怜幽草

  二人停伫于山顶石洞之中楚灵子念了一个“摄”字诀,一掌拍在碧桃木剑上,只见那木剑在空中一顿,随即坠下云海,消失在了九州大地上折枝桃木本已是死物,经此云海一游,即成灵物,从此入地生根,遇雨抽芽,其方圆三百里内,无一魔道生灵可以容身

  郁清子却是径直前行,脚下毫无凝滞

  楚灵子跟随他进入内室,问:“郁清子,你是御何物飞渡”璧山一派修行之道,欲凌空驰骋,须假于他物,至于是何物,则随修行者心意而定,若非借力于他物,绝无可能飞渡云海

  郁清子看了看脚下,道:“云气,我凭借的,乃是云气”他抬起右手,张开五指自身前空中划过,“看,当风起的时候,我们便可以感觉到它的存在它无处不在,故为我所用”楚灵子哦了一声,惑道:“云气乃无形之物,如何御使”郁清子道:“两百年前我尚是踏怜幽草而行,直至一日不慎在一山峰撞落,怜幽草沉入云海,我亦一落千丈,幸而当时山间罡风加剧,兼有一股骤风自东袭来,两股云气交错,汇成太极之形,恰将我接住”太极生两仪,阴阳相生相克,循环往复,绵绵不息,楚灵子一听便已了然,当下不再言语,舒展双臂如抱,双手握定四方位,左掌发出甲位气流,右掌发出乙位气流,两股气流分别向丙、丁方位急射而去相交处隐约呈现出云气振荡,起先尚是流畅的弯弧,自中心向外扩散,正呈太极之象气流加快,振荡便趋于平缓,连成一片,最终竟从楚灵子双掌之间冉冉升起,脱离而独立

  “不错,正是如此”郁清子神情依然寥落寡欢,心思不在此事之上但隐然有丝笑意,有友如此,心怀怎不大畅

  二人说话间,郁清子已打开室角的石箱,拿出一个掌宽的匣子,放到楚灵子面前

  这是一个极为光洁的木匣,纹理鲜明得镂心刻骨,数百年光阴渗入的痕迹将它浸染得模糊而又分明乌银的搭扣静静合在锁眼上,亦是莹润滑手,令人见之心酸

  “意念木”楚灵子脱口叫道,抬眼看向郁清子

  “咔嗒”一声轻响,郁清子抬手松开搭扣,动作如此自然熟练匣盖缓缓向后翻起,逐渐溢出一片浮动的荧光,温暖柔和在那一瞬间,郁清子的双眼仿佛被某种东西感染,明亮如同水晶,纯净无瑕,剔通透底这温暖柔和的光芒啊,每每浮起,总能照进他心底最深处,宛如梦幻中的精灵,如此柔美,却又如此凄凉

  三颗月白色的凝虚珠自匣中渐次浮起,然后静静悬于二人之间的半空中,如菡萏浮于清涟之上,风动盈盈,楚楚可怜

  楚灵子神为之夺,喃喃道:“这是,这是梦”郁清子目不转睛地看着三颗凝虚珠,道:“是如意的”楚灵子仍是不再言语,盘腿坐下,双手平搁膝上,掌心朝天,眼观鼻,鼻观心,继而闭目冥神,念起“幻”字诀

  看他已入幻梦之境,郁清子亦缓缓闭上双目,眼角泛起隐隐泪花碧涢山上孤寂的清修生涯,这些梦境,如意的梦境,已陪他度过七百年了,与他的血肉灵魂早已融为一体,生死俱同

  穿过一片白茫茫的混沌,楚灵子清晰地感受到梦中之人的惊恐与无助,此时此刻,他即是如意,如意即是他,他已无碍进入第一个梦境之中,如意的体会,他感同身受

  好大、好凉的水啊,梦中,如意忽然落入一片 之中,孤零如一叶芦苇,不会游水的女子,处身无边无际的洪水中,心中惶恐至极,随时便会沉入水底,葬身鱼腹然而逝水无情,仿佛在身后连连冷笑,于无声中将她吞噬绝境无望,她难抑心头惧意,却偏是连半滴眼泪也流不出来孤苦之下,她奋力一划,竟自水中浮起,摇摇晃晃不再下沉

  心中蓦地升起一个模糊的希望,不知何故,只分明深刻地感受到那种希冀的幸福,引着她向前滑去身体在水中载沉载浮,似乎随时便会被淹没,而岸,依然渺茫无踪

  忽有一筏出现,瞬间近至身前,如意心中一阵惊喜,大声唤道:“怀瑾”筏上一人白衣翩然,黑发飞掠,笑容温暖和煦,却不正是郁清子他微笑着向如意伸出手来,将她牵上竹筏,一笑而逝

  握在他温暖宽大的掌心,如意心中幸福满满,只觉一生的欢愉,尽在这一刻凝聚她痴痴地看着白衣男子,看着他却微笑转身,眼中突然落下滚滚泪珠,如怨却又如慕,如泣却又如诉

  “啊——”楚灵子挣扎着从梦境中回过来,然而入梦太深,他大喝一声,仍难止去势,整个人腾空而起,落在地上后踉跄退出五步方才站稳

  郁清子于第一时间睁开眼睛,看着至交痛苦的神情,心中悲伤如潮水澎湃,淹没所有他涩声道:“这只是第一个梦境”记忆已存在于他的脑海中,并逐渐深刻,楚灵子大口喘着气,极力平复情绪,但那股悲愁之意仿佛已在他心上生根发芽,“扑通”一声,左膝软倒既是感同身受,如何会体会不到如意对郁清子的款款柔情绝望与希望、无助与满足,这强烈的转变中,怎能看不到如意的至情至性原来,如意对郁清子是这般的深情厚义

  “接着看吗”郁清子问

  楚灵子终于恢复如常,站起身走到凝虚珠前,开口道:“不用了,还是由你来说吧”这才发现声音沙哑,极为低沉他以男子身份体验女子情怀,虽是在梦境之中,但这种细腻、抵死缠绵,又岂是男人所能忍受的

  念意木匣渐渐转动起来,三颗凝虚珠感应而落,收入匣中郁清子轻轻合上搭扣,将它放回室角石箱内“当年我家道败落,心灰意冷之下,来璧山修行,以求超脱当日我仅告诉你如意是我的贴身侍女,她自小便已在我家,虽然她年长我三岁,幼时常以长姐身份管束于我,但成人之后,我性情日渐独立,反将她视若小妹……”原来如意幼年性格粗犷,但及笄之后,性子逐渐转为柔婉郁清子与她朝夕相处,万事总以为常,却不知如意心中早已情愫暗生,芳心可可尽系于他一人身上家中遭劫,仅余他们两人,从此相依为命郁清子一贯风流倜傥,处处留情,如今沦为平民,自然不能同往常一般沉迷花丛也幸而如意耐心劝慰,日子虽过得清苦,却也平淡安稳时至当时,郁清子方才切身体会到人情如纸张张薄的意味了

  共 22 02 字 5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好吧,将各种玄幻小说的常见元素除去来说,这是一个关于爱情的故事,俗套在于说的是注定不能在一起的“正邪 男女的悲情结合,好在于几个梦境的虚实结合让整个文有了新意文笔落落大方,但结构上可以再清楚一些【:蓝羽青鸟】

  1楼文友:201 - 11:48:14 用作者自己的话来说,几乎十年前的文字,拿到现在来看,不堪回首啊虽是如此,但咱个读来,觉得这文笔,依然是一流的这也是值得我们思考的一个问题,如何让文章的生命力更持久 人生无根蒂,飘如陌上尘分散逐风转,此已非常身落地为兄弟,何必骨肉亲得欢当作乐,斗酒聚比邻盛年不重来,一日难再晨及时当勉励,岁月不待人

心绞痛总是心慌吃通心络好吗
心动过缓怎么办
怎样改变o型腿型
动脉硬化带斑块用通心络能治吗